机构简介

辛亥革命是一场“软着陆”的好革命

    “共和”是怎么来的?有说是“革命”革出来的;也有说是 “妥协”谈出来的;还有人说,革命以“共和”为理想,而“妥协”恰恰体现着“共和”的真精神。这些回答都对,都有道理,也都有史实支撑,但并不完整。光有“革命”,光有“妥协”,是抵达不了共和的,在“革命”与“妥协”之间,必须要有一种能让革命“软着陆”,能让“妥协”切实生效的“润滑剂”。

在任何时代的任何(暴力)革命当中,能起到这种“润滑剂”作用的,必须是,也只能是一个社会动员能力强大的“中层社会”,不可能是别的事物。辛亥革命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

一、辛亥革命前后的“中层社会”是指哪些人

    要谈“中层社会”在辛亥革命过程中的“润滑剂”作用,首先要回答一个问题:在1911-1912年,中国的“中层社会”,指的是哪些人?

 

●学者:废除科举导致知识分子(中层社会)没出路,叛离清廷倒向革命

    要回答这个问题,先要讲清楚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对近代中国社会结构所产生的影响——传统中国的“中层社会”,由以科举为维系纽带的士绅组成。1905年的废除科举,显然会对这种传统“中层社会”造成某种冲击。

    关于这种冲击,现在有一种很有市场的观点,认为废除科举,断绝了广大士子依靠读书做官的上升通道,导致这些士子流落到社会上,最终变成了革命者。譬如复旦大学历史系沈渭滨教授如此说道:

    “我认为清末废科举是一项过于极端的举措。科举制度有很多弊病,但毕竟是广大士子读书做官的主要途径。捐官也可以入仕,但不是正途,为士子所不齿。废科举等于绝了士子向上发展的路,这样他们就没有奔头了,只得找新的出路。而从新式学堂出来的学生也要找出路,读书能干什么?读书可以经商,更重要读书可以做官。1905年以后,做官的路绝了。所以在我看来,辛亥革命某种意义上就是知识分子找出路的一场运动,包括个人出路、国家出路两个相辅相成的方向。不要低估废科举带来的负面影响。”(《辛亥革命前的中国》,《东方早报》2010年10月10日)

 

另一位学者,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罗志田先生也有类似的看法:

    “士没有了,产生了很多知识分子,以及我比较关注的边缘知识分子。不少年轻人,读过一些书,又无法继续其教育,不能整天呆在乡村的家里,在城里又找不到工作,还看到国家民族在世界竞争中的不如意,心情非常不好。眼看个人和国家的前途都不明朗,很多这样的人最后就寄希望于革命。他们从想革命、说革命到领导广大没读过书的人民干革命,最后改变了中国的面貌。”(同上)

Copyright @北京首都师大出国留学咨询服务中心
地址:北京市西三环北路83号 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701室 邮编:100089
联系电话:010-68901003 邮箱:sascc@cnu.edu.cn | QQ:454317835 | 微博